翻页   夜间
澳门皇冠真人版在线视频 > 在二哈身边保命的日子 > 第18章 第18章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澳门皇冠真人版在线视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周黎一觉睡醒,便把昨天的事扔在了脑后,完全不清楚这对于听到一半被卡断的狗大爷来说有多么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他照例洗漱吃饭,然后收拾东西送狗,为了让季少爷的心情能好点,还带上了一真一假两朵花,告诉小五把它们放在二哈的身边为他调节心情,听得小五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周黎还嫌不够,握住小五的手又细细叮嘱一番,直到宋莺时也抵达车站,这才和她一同上了车。

    宋莺时今天没和陶珊珊约早饭,而是和奶奶一起吃的。

    二人到商场的时候,远远地就见陶珊珊正咬着吸管喝豆浆,时不时和身边的女孩说着话,心情很不错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黎略微挑眉,在心里做了一个猜测。

    果然,等陶珊珊介绍,他便知道原文中的炮灰女配还是和女主遇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也怪铭英国际对普通人来说太遥远,商家们得知女配是在传说中的贵族学校里上学,好奇地一多聊,便聊到秦姐的外甥女也是铭英国际的,于是今天两位校友来了一个“同乡会”。

    陶珊珊道:“宿雅和季少在一个班呢!”

    周黎心想:哇!

    宋莺时知道好友是季少的脑残粉,配合地“哇”了声。

    宿雅的眼底带着点骄傲,故作不在意地道:“只是一个班而已,平时也就能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周黎心想:我连这一句都说不上呢!

    “几句话!”陶珊珊满脸羡慕,“我一天能和他说一句就心满意足了,但问题是我连这一句都说不上!”

    宿雅笑了笑,眼底的骄傲更浓。

    周黎的表情有一点点微妙。

    虽然穿进小说里,但所闻所感全是真实,度过前几天的不适应,便不会有太大的隔阂感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亲耳听着和原文中差不多的对话才发现果然还是不一样,这让他恍然有种自己有预知能力的错觉。

    就是这“预知”太掺杂水分,除了男女主和快要去世的宋奶奶,其余人的结局他一个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人活着,活的是未知。

    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呢?不知道。另一半会是什么样的人呢?不知道。努力工作将来能不能发财呢?也不知道。正因为这些不知道,才会让他对未来抱有期盼,也才能有动力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周黎不方便多听女生间的谈话,便打算先换个衣服,这时宿雅目光一转,到了他身上:“他是哪个学校的?”

    陶珊珊道:“二中的。”

    宿雅“哦”声,不好奇了。

    周黎在她眼中看见了一闪而逝的轻蔑,礼貌地对她们点点头,进了换衣间。

    柳西二中虽然占着一个“二”字,从名字上仅次于一中,但实际都没有三中厉害,是全区排名垫底的学校。宿雅身为一个凭实力考进铭英的学霸,看不上他实在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他的心态一向不错,换完衣服便开始擦玻璃,准备开工。

    宋陶二人见状跟着进入状态,同乡会迅速结束。宿雅也在这一层的柜台打工,只是和他们一东一西,几人再想聊天怕是要等到中午了。

    陶珊珊趁着人家不在,和宋莺时商量道:“你说我能不能让她帮我偷拍几张季少的照片?”

    宋莺时好笑又好气地看着她,直言道:“能个球啊,她万一被抓包,你让她怎么说,把你供出来吗?”

    陶珊珊泄气了:“也对。”

    周黎在旁边听着,忍了忍,实在没忍住:“你们那个季少长什么样,帅吗?”

    陶珊珊道:“当然帅啊,是我们铭英的校草!”

    周黎凑过来:“有照片吗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陶珊珊是把他当成二房的,闻言立刻怀疑地打量他。

    她家季少太好看,不仅女生喜欢,听说还曾经有男生追过他,这二房难道也有点特殊的爱好?

    她问道:“你一个男生,看他的照片干什么?”

    当然是想看看蛋蛋的人身啊!

    周黎反问道:“你们女生会看美女吗?”

    陶珊珊道:“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男生偶尔也会看帅哥,”周黎自夸起来不要脸,“我,二中的颜值担当,当然想看看别家的校草长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陶珊珊心想有道理,便打开手机相册递给了他:“看,这就是我家季少。”

    周黎低头一看,挑了一下眉。

    照片是在学校咖啡厅里拍的,这个角度能看见季少宴的大半张脸。他穿着铭英的校服,坐在靠窗的位置和对面的人说着话,嘴角勾着浅笑,十分的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那眉目生得好极了,微微弯着,仿佛连眼睫都透着一股子温柔。

    然而谁也不知道这么一个温良如玉的贵少爷,其实是个病娇白切黑。

    陶珊珊献宝似的道:“怎么样,好看吧?”

    周黎由衷道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男主,长相方面当然不能对不起读者。

    陶珊珊就像在听别人夸她一样,高兴地说了好几件季少的事。

    比如季少不仅是校草,还是学霸,回回年级前五;比如季少虽然是豪门出身,但一点少爷架子都没有,对谁都辣木温柔;再比如季少很善良,曾经有个学生压力太大要跳楼,就是他给苦心劝回来的。

    周黎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最后这条他很想纠正,因为原文有过简单的叙述,那学生不是真的要跳楼,是想以死相逼让季少给个么么哒,季大少温柔地点头同意,走过去利落地就把人打昏了。三天后,那学生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转了学,说这里面没有你家季少的事,谁信啊?

    但想归想,他面上特别捧场,赞叹你们家校草太完美,简直神仙下凡。

    几人聊到有客人过来才收敛,开始专心工作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周黎又接了发传单的活,来到街上打算找个人多的地方,这时余光一扫,突然看见了小弟们,数一数共有四个,笑着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四人知道鹰哥打工,想来看看,但又怕伤了鹰哥的自尊心,便准备偷偷地看一眼就跑,结果没等进商场便被堵了一个正着,磨磨蹭蹭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黎笑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二哥见他状态挺好,心里一松,说道:“待得无聊,来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周黎道:“来看我?”

    四人一齐摇头:“不不不,就随便逛逛。”

    周黎没拆穿他们,把传单一递:“不忙是吧,那帮我发传单。”

    小弟们自然义不容辞,快速把传单一分,很快各自挑好了位置。

    周黎帮着卖的是国产相机,已经有一定的名气,但由于商场里的只是个专柜,不是分店,很多人不知道他们周年庆,因此秦姐就想着发点传单。

    传单的数量并不多,五个人一分,任务很是轻松。可人在夏天容易暴躁,很多人都不乐意接,他们费了一番工夫才发完。

    二哥:“日,接个传单能费多大劲,矫情!”

    “有个人挥的手差点打我脸上,要不是在帮鹰哥的忙,老子非揍他一顿不可!”

    周黎拎着一袋子雪糕分给他们,笑道:“你们平时走在街上接传单吗?”

    四人沉默,有些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周黎道:“知足吧,我这是少的,也就发了不到一个小时,你们看看那边的几个,估计得站大半天。”

    四人一齐扭头,看见了在街上来回穿梭的人。

    二逼少年立刻被戳中柔软的小心脏,纷纷跑过去收了一轮传单,这才回来坐着吃冰糕,一边吃还一边发誓:“下次我看见传单就接。”

    “对,没干过这一行,不知道有多不容易……哎鹰哥,你看这个,”葛朗台小兄弟永远对钱敏感,递给他一张传单,“宠物大赛,带着二哈参加试试,要是能拿个奖,肯定会卖个高价。”

    周黎接过来,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宠物大赛,这在原文里也是有的,宋莺时也带着二哈去了,但剧情的重点不是这个,是场地旁边恰好在举办学霸交流会,会场发放过一轮“学习多无聊,大家一起嗨嗨嗨”的游戏传单。

    在学霸的会场发这个,显然无人问津,只有季少宴知道这是他们圈子里某个不着调的老头组织的活动,便硬是叼着传单不撒嘴,直到听见宋莺时同意玩才作罢。

    后来宋莺时确实玩了,还因此认识了几个朋友,估计也是为以后的剧情做准备。

    他记得宋莺时是偶然在朋友圈里看见了转发,才知道有宠物大赛的,原来主办方还发过传单?周黎收起单子,准备送狗的时候顺便把这个也给宋莺时。

    他等小弟们吃完雪糕,便招呼他们一起吃饭。

    二哥道:“你不用回去?”

    周黎道:“老板说我发完传单就能吃饭,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弟们放心了,和他勾肩搭背去吃了顿饭,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    周黎独自回到商场,路过门口的摊位忽然一顿,折了回来,只见这上面放着一个张着嘴的玩具二哈,嘴里一圈牙,按下某一颗就会被咬手。

    这玩具有点大,牙也大,特别蠢萌,他一时高兴就买了一个,拎着去上班。

    风平浪静地过完一下午,他照例和宋莺时一起去接二哈,也照例由宋莺时抱着二哈,直到岔口才分别。

    钱多树和同事喝酒去了,不在家。

    周黎随便吃了点东西,为狗大爷洗个澡,吹干毛,抱着往床上一放,盘腿坐在他面前,拿出了新买的玩具:“蛋蛋,来玩这个吧!”

    季少宴今天的心情依然不好,简单扫一眼,没兴趣。

    周黎说完按下一颗牙,见狗大爷不动,便握着他的爪子按了一颗,然后自己按一颗,再去握狗大爷的爪子按一颗。

    季少宴等这傻白甜第三次要伸手抓他,便忍无可忍地主动按了一颗牙,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命运交到别人的手里。

    周黎暗道一声玩着玩着估计就不郁闷了,于是继续按。

    一圈十六颗牙,八个来回,一人一狗很快按到最后。周黎犹豫地按下一颗,还剩三颗。

    季少宴看两眼,选了靠近边角的一颗,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平安度过。

    他顿时满意。

    周黎瞅着最后两颗,选了其中一颗。

    “啪嗒”一声,再次平安度过。

    就只剩下一颗了。

    季少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黎:“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周黎笑倒过去,快速爬起来把玩具一推:“快,该你了,不许赖账!”

    季少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他是不是哪里出了毛病,到底为什么会和傻白甜玩这么幼稚的游戏?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网站地图

澳门皇冠真人版在线视频